杭州10多套房,爸媽為獨生女征婚 -

來源:   發布時間:2019-10-06 15:25:09   瀏覽次數:0

7天長假8個婚禮!國慶這個熱搜,扎進不少老父親母親的心。假期接近尾巴,相親也是不能停。今天周六,杭州萬松書院的相親會又開啟了人人人模式。

為孩子姻緣操碎了心

大叔腰間都別著相親信息

早上10點左右,下了一場快雨。“大部隊來了!”萬松書院門口,有人喊了一聲。只見,公交車上下來一大波人,快步流星走上公園石梯。

36歲的小王第一次來,他裹挾在人群里,來到相親會入口處。此時入口處已經被五顏六色的雨傘堵了個嚴嚴實實。

 沖進里面,小王有點眼花繚亂:各式各樣的征婚帖,掛滿了一排又排,一把把撐開的傘上也別有洞天。

有位紫色條紋襯衣大叔腰間別著征婚信息,像是移動的廣告。

人群中多是父母一輩的人,三三兩兩火熱地交流著。

記者轉了一圈,發現相親專區還做了細分,比如海歸角、海外角,人氣很高。

早早占據樹下C位

為女兒相親的父母自稱“家里不差錢”

杭州的陳先生夫婦,穿著樸素。早早占據了一棵樹下的c位,在傘上貼了張紙,“女孩征婚”四個字特別醒目。

路過不少人的目光都被盯牢了。根據征婚帖上的內容來看,女孩條件真的很可以——

獨生女,1989年出生,杭州本地人。國內985本科畢業,留美碩士,身高167公分,體重95斤。貌美氣質佳,性格開朗活潑,在濱江一家美資公司做設計,年薪20萬。年薪后面特別打了一個括號,不包含女孩名下投資的不動產收益。

有人嘖嘖幾聲,老陳也不掩飾啥,“我們家房產多的,保守說說十幾套有的,這些房產年租金加起來至少百萬好收。女兒上班就是賺點零花錢。現在她一個人住,房子蠻大,在錢江世紀城,有好幾百平方。”

老陳背了個雙肩包,他說他們兩夫妻上世紀90年代下海經商至今,在杭州有企業工廠。家里確實不差錢,現在就操心女兒的婚姻大事。

“她什么都不缺,擇偶也沒什么目的性,就隨緣吧,但今年30歲了,我們不能不急的。”兩夫妻前兩年就來過萬松書院,找了幾個人選,但見了一兩面沒有結果,有的介紹信息也不誠實,“這次趁國慶放假的人多,再來看看。”

老陳想要的未來女婿是這樣的:1985-1990年出生,身高172厘米以上,本科學歷以上,有留學經歷更佳,陽光大方,無不良嗜好,如果是新杭州人,應有房有車。

“我們還是看重人本身素質,要實在一點,花頭花腦的不要。有房有車這一條,也是要求對方基本實力要過關。”老陳說,開出這些條件不高,只是想幫孩子先把把關。女兒平時喜歡旅行美食,音樂美術這些,找另一半注重感覺。可能感覺對了,人就對了。

老陳眉頭一皺,上次有人介紹了一個大學老師,父母都是公務員,就是人個子太高了,兩個人見了一面,就沒下文了。

來這里的老父親老母親很多是老面孔

國慶期間也有游客過來

“可能緣分沒到吧。”老陳打趣說,拜托記者幫幫忙啊。

這時候,60多歲的郭大伯湊了過來:“我們兒子1987年的,留學悉尼,回來自己開了一家公司,當老板。”

郭大伯瘦高個,說自己從事房地產開發,“兒子比較老實,他找對象要先過我這一關。”郭大伯和老陳互加了微信,嘴里卻嘟囔著,“你們女兒就是年紀稍微大了一點。”

“我手上選擇很多啊。”郭大伯給記者看了手機,一早上他拍了25張征婚信息照片。上一次來萬松書院,他拍了50多張,再上一次是100多張。“眼睛都看花了,最后我一個個打電話,加微信,最后篩選,剩下三四個,才讓她們跟兒子接觸,還沒什么進展。”郭大伯倒是淡定,又和邊上一位女兒醫學博士的父親聊起來。

中午12點相親會結束,碰到小王,他苦笑一下,“我拍了幾個信息,但留學背景的女孩要求好高,我36歲的年紀尷尬了。”

杭州萬松書院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周六萬松書院的相親會是市民自發組織的,他們只是提供一個平臺,基本周六風雨無阻都有相親會,國慶這一場就人數而言和平時也差不多,2000多人:“平時天氣好的時候平均在2800多人次。下雨天今天這個人氣算高了,一般來說春天秋天是最火爆的時候。”

也就是說隨著杭州秋天的到來,每周六的萬松書院相親會人預計會越來越多。

若本站收錄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聯系我們刪除侵權內容!
共1條數據,當前1/1頁
澳洲幸运10是哪个国家彩票